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斌-石头记

我只是想记录些关于老板们的好玩的商业小故事

 
 
 

日志

 
 

中国互联网10年白皮书(二)  

2005-12-24 16:4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互联网10年白皮书(二)

    编辑委员会指导主任: 陈彤 牛文文

  作者:新浪科技 金朝、徐志斌、金磊、张凯锋、郭开森 

  相关连接: 中国互联网10年白皮书(一)
 

  第五章 搜索引擎不可知的未来

   “时隔7年,雅虎重归搜索”,宣布收购雅虎中国仅3个月后,阿里巴巴CEO马云就这样决定了新雅虎的命运。

   但是,几乎没有人质疑马云的决定。尽管如今放在页面右下方的“原雅虎首页”五个字供那些老雅虎用户们怀念,但是,有着“第四桶金”之称的搜索使得人们对不温不火已经7年的雅虎中国充满了幻想。 

  眼下中国的搜索市场可以说越来越热闹了,可谓竞争激烈程度至极,但其实搜索产业从中国互联网市场诞生之日起就是这个样子。 

  几乎所有的门户网站到1998年时就带有搜索功能,这是因为全球商业网站鼻祖之一的雅虎就是一个搜索网站。例如搜索是早期搜狐的看家本领,这从它的名称就可以看出来,张朝阳最初就是想做成雅虎一样的搜索网站。而新浪的搜索功能当年也风靡一时。 

  但是,一段火热之后,搜索在中国并没能让人们看到赢利的可能性。所以,搜索只是成为了每个门户网站必不可少的基础功能和免费服务,各网站却没有依靠搜索挖掘出赚大钱的门道。这导致雅虎登陆中国之初,这个全球搜索大佬在中国的分公司雅虎中国也被迫做门户网站,而不是它在美国的搜索模式。 

  上个世纪末,国际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有4个,雅虎、AOL、EBay、亚马逊,其中两个是电子商务,一个是搜索,一个是门户,中国过去互联网产业结构和国际互联网产业结构完全不一样。 

  但是,仍然有一些独具眼光者,只专注于搜索这一个专业领域。百度的李彦宏就是其中的代表,即便是在互联网最严寒的时候,他和创始人徐勇仍坚持在北大资源楼的几间小房子里奋力进行搜索专业网站的研发和推广。百度最初靠着为新浪等门户网站提供搜索引擎第三方服务而活了下来,并且惨淡经营多年。期间2003年,雅虎收购了竞价排名的鼻祖Overture,周鸿一把他的网络实名公司3721卖给雅虎。 

  一直有人说,互联网3个月的历史就能相当于传统产业1年。Google在美国的神话,带动了全球资本市场对搜索引擎公司的热衷。百度在坚持多年的搜索道路后终于于2005年8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天股价冲过150美金,创造了另一个奇迹。百度成功上市的意义之一就是终于证明了搜索是继网络广告、无线增值和游戏之后互联网业的第四桶金。

   实际上,到了2004年,各方力量都已经看到了搜索的力量:竞价排名可以带来真金白银的收入,搜索与电子商务未来可以做到无缝结合,创造出更强大的生意机会。期间,新浪CEO汪延的形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告诉大家新浪搜索引擎“爱问”的诞生,并以极其虚心的态度等待着来自网民的检验。而2004年8月3日,搜狐也正式推出全新独立域名专业搜索网站“搜狗”;google也落地中国,连微软的MSN也宣布开通本地搜索功能。

   从2004年至今,新浪、雅虎、搜狐、中搜、微软、google等先后推出的新搜索工具,市场上的新搜索工具多达数十款,而即便最普通的一个个人网站也可能带有搜索功能。

   搜索引擎几乎贯穿着整个互联网业的历史。但直到今天,人们才认识到这种让网络使用者在信息汪洋中去粗存精、尽快地找到自己真正所需信息的工具,已经成了互联网上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所以,也诞生了雅虎与阿里巴巴这一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购交易。一向为外界质疑,同时说话大大咧咧的马云宣称,自己可以在中国打败EBay、Google,靠的就是与雅虎并购后取得的YST搜索技术。搜索技术,使得互联网上个人定制化的需求满足成为可能,但是,由可能变成现实,不知道未来的路要走多远。而自称3-5年内要上市的雅虎中国和阿里巴巴的结合体,到时候又会变成什么样,可能马云自己内心也不是很清楚。

   虽然搜索是中国互联网业的元老产业之一,但它可能也是市场上最不稳固的一个领域。在恍然大悟之后,门户网站凭借自己的巨大用户群纷纷参战,已经使得整个领域杀声震天,而且对阵两军壁垒分明:门户网站PK专业搜索网站。

   与此同时,桌面搜索、专业化搜索、论坛搜索以及搜索本身的智能化发展,又使得整个搜索产业的未来变得非常不可预知。今天的成功者,明天也许就是跟随者,甚至是失败者。

 

   第六章 即时通讯挖掘金矿

   在所有互联网产业中,即时通讯可能是出现最晚的“金矿”。但是,今天根据一项即时通讯趋势调查报告显示,在13岁至21岁的被调查人群中,几乎有66%的人表示他们发送的即时通讯消息要比电子邮件多,而去年的这一比例为49%。这使得互联网骑上即时通讯的火箭向着另一领域的造富神话方向延续。

   互联网的历史总显得具有不可思议的戏剧性:1996年,4位以色列人发明了IM的鼻祖--ICQ“坏小子”,那时它只是一个主要搞网上寻呼的“小玩意”;1998年,腾讯研发团队为QQ用户突破100人而“兴奋不已”;2000年前后,业内传马化腾打算把QQ作价100万卖给深圳电信,但深圳电信却不要。到2005年腾讯却成为中国收入前三名的互联网公司,而与腾讯一样做即时通讯的朗玛UC,依靠市场份额和用户数排名第二的优势,被新浪收购后换来了3600万美元的现金和股票。

   说起中国即时通讯的历史,不得不提马化腾这个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年轻人。1998年的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还是个睡沙发、吃盒饭的总裁,当他与另两个“元老”一起挤在深圳赛格科技园4楼一间几十平方米的小厂房办公时,他的名片上甚至从来都不敢印“总经理”的头衔,而只印着“工程师”字样——马化腾当时的惟一期望,只是公司能生存下来;他没想到仅5年之后,一夜之间自己成了身家8亿港元的富豪。

   聊天其实一直是网民们上网的主要活动之一,只不过,当时网上聊天的主要工具只有聊天室。即时通讯的出现并不像后来所描写的“很自然地崛起”,出身于著名寻呼企业润讯的马化腾最初做的只是与寻呼业相关的ICQ软件。只是当电信寻呼、联通寻呼、润迅寻呼等大寻呼企业都用上了这种网络寻呼机,给马化腾他们赚来了第一桶金后,腾讯才瞄上了在国外正热的互联网产业。1999年,腾讯正式提供互联网的即时通讯服务。

   其实新浪在这个领域也可以说是先行者,早在1999年,新浪就推出了一款叫Sinapager的IM工具,当时这款工具的功能应该说已经很强大了,比腾讯的QQ毫不逊色,而且当时用户群并不少。只是新浪当时没有那么专注于IM领域上。

   从前,并没有多少人认为即时通讯会有多大出路,因为这种需要随时在网上的聊天工具一直受制于互联网的拨号上网。这导致QQ用户数一增加就要不断扩充服务器,马化腾甚至都坚持不下去了,一度决定将QQ卖掉。只是买家深圳电信数据局准备出60万元,而马化腾坚持要卖100万元,最终因为价格无法达成一致,谈判破裂。

   但是,当马化腾在2003年第一次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九十九名,腾讯宣布QQ同时在线人数达到492万,整个互联网业开始为即时通讯沸腾。

   先是网易开始发力,在北京推出了新版的即时通讯软件网易泡泡2004;然后是新浪花3600万美元收购已有巨大用户群的UC,加上搜狐在2004年初推出的即时通讯软件“搜Q”的奋力一搏,以及微软的MSN也进入中国插一脚,门户网站们显然希望能够通过自己长久以来累积的用户忠诚度在该领域有所作为。一时之间,即时通讯与搜索引擎一起,成了最热门的互联网领域。以至于在即时通讯软件上做一些插件的增值服务公司也层出不穷。

   客观上来说,电信运营商对带宽投入的大幅增长导致互联网的普及,是即时通讯繁荣的物质基础;而几个门户网站纷纷选择发力即时通讯市场,不仅仅是简单地给自己补课,更促进了即时通讯的普及。

   “中国即时通讯市场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并不是说谁可以把QQ干掉,QQ依然会占领很大的市场份额,但是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的一家独大的垄断份额。我认为这个时间很快就会来临,或许就在今年底或明年。”前雅虎中国总裁周鸿一曾如此充满期望。

   2005年,EBay以数亿美金的代价收购了做语音即时通讯软件的Skype,此时Skype并没有实现盈利。之前,搜索引擎巨头Google也开发了自己的语音即时通讯聊天工具Google Talk。国际巨头的动作预示着,即时通讯公司正在向多元化经营和通讯语音的方向发展。

   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中国,只不过故事的版本有了变化。2004年微软的MSN进中国时,签下了数家做内容的网站进行门户式的扩张;而腾讯则公开宣布要靠即时通讯多年积攒的用户数做基础,向门户和C2C电子商务方向进军。新浪的UC则在向视频增值服务的方向向前发展。即时通讯产业的明天同样充满了变数。

  

  第七章 风险投资潮起潮落

   “一部风险投资在华史就是一部中国互联网史”,不少互联网大腕曾引用过这句精准语言,因为他们自己背后的故事就是与风险投资交融的历史。当1996年张朝阳凭借自己的执着和对国外互联网公司的简单模仿融来的18.5万美元,来到中国创办谁都听不懂的互联网公司时,人们明白了商业计划书可以换来创业资金的简单道理。

   在美国,如果一个风险投资商(VC)对于创业项目的成功几率控制在10%左右,已经是非常成功了。因为任何一个成功的创业项目给风险投资商带来的回报可能是几十倍、甚至几百倍。这样,一个项目的成功收益往往可以大大高于其他9个项目失败而付出的成本。

   不过,这样简单的数学计算题,拿到1996年的中国传统经济领域中看待,仍然有些不可思议。以至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在美国硅谷诞生的风险投资行业,在中国一段时间内,要么被神化,要么被妖魔化——风险投资商们到底是聪明的还是愚蠢的,行业外的人可能会从不同的角度得出这两种不同的结论。

   从人们的早期记忆来看,风险投资像“疯钱”、“傻钱”。1998年——1999年那个年代,在咖啡馆里拿着商业计划书给投资人讲生动故事的大有人在,在几个星期内融到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美金绝不是天方夜谭。更有意思的是,外国风险投资商会主动要求,创业者最好在项目中占据主要的股份,投入的资金必须在一段时间内花完等等传统投资商很难想象的投资原则。

   一位业内人士曾如此描述当初第一波互联网热潮时情景:在一家知名的国外风险投资公司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张很大的项目统计表,虽然在近百个项目中,只有少数几个标记着盈利的符号,但是,这家风险投资商却非常自豪,因为他觉得自己抢先占领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的重要位置,更为重要的是,当时即便对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中,也并没有盈利要求。

   事实上,早期从新浪、搜狐、网易等身上赚取大把银子的风险投资大有人在。当年像IDG、华登这样的开荒者,都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幸运者和获益者。

   中国互联网产业若没有这些慷慨解囊者断然没有今天。即便到今天,几乎所有的中国大型商业网站的背后都是风险投资的身影:

   1999年2月,才树立起大旗不久的新浪网宣布获得了包括高盛银行在内的海外风险投资2500万美金,这在当时肯定是国内网络公司获得的最大一笔投资,它也拉开了上世纪末中国互联网服务企业进军海外资本市场的序幕。

   1999年7月14日,中华网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成功,首次公募9600万美元,开创了中国网络股概念,同时也预示着风险投资商成功套现。

   于是,风险投资开始沸腾了。1999年下半年开始,大批的海归派搂着千万甚至上亿资金的风险投资创立了成百上千的网络公司,紧接着的是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各种免费服务、高昂的薪水诱惑、豪华的写字楼等等。

   然而,后来的现实却给热情的风险资本泼了大大的一瓢凉水。随着纳斯达克网络股的暴跌,这些外国风险投资在中国冒冒失失地来,凄凄惨惨地走。

   这种惨痛历史很大程度来自于纳斯达克模式在中国的照搬。纳斯达克股市在1997-1999年互联网热潮时普遍认为,在一个行业发展的起飞阶段,真正重要的不是盈利,而是增长速度和市场份额。华尔街的一位分析家曾说:“在这一阶段,盈利并不能说明什么。投资者能够理解,在行业的早期增长过程中,保持高速增长和占有市场领先份额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优势。”

   事实一开始的确如预想中的一样,网民成倍增长,互联网企业的用户规模不断膨胀,但很快,产业走向低潮,风险投资们也跟着前赴后继地倒下。

   对于风险投资对中国互联网的作用,曾有人分析,至少让许多人开始关注互联网产业,也培育了很多的中国互联网精英,也使得中国互联网在2003年以后重新崛起。而且,网络泡沫破灭的好处是,驱逐了风险投资中的鸟枪炒家,迎来了真正的VC正规军。

   产业轮回,变幻一瞬间。几年之后,冷清几年的纳斯达克一复苏,在中国投资的风险投资商们又开始活跃。日本软银的孙正义多年前过早看好互联网宽带应用,因而在互联网泡沫时期成为最大的输家,至今软银的财务报表仍十分难看。但是,软银对上海盛大网络的投资则是经典至极——当时盛大已经在网络游戏圈内规模渐大,只差最后一笔资金助力,软银适时出手,并且在不到2年内将盛大送上纳斯达克,成功套现。

   当2004年有包括携程、盛大网络、Tom、e龙、第九城市、掌上灵通、空中网、前程无忧和金融界在内的多达九家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时,另一批在产业低潮期没有坚持下去的风险投资商们又感叹,为何当初没眼力。

   风险投资“风向标”透露了一个信号:眼前的低潮绝不是永远的低潮。对于一个真正的投资人来说,只要这个市场足够大,就肯定存在投资的机会。

   根据相关统计,2004年,由美国风险资本在中国达成的交易达到了43宗,是10年来的最高水平;而2005年,聚积在中国互联网上空的风险资本据说多达20亿美元,令人惊呼是否泡沫时代又来临。一些打着WEB 2.0旗号的创业者,又开始与风险投资商们频频互抛媚眼,在北京,各种以创业和投资为主题的论坛重新人满为患,可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不过,从风险投资商冷暖多变的态度来看,很多互联网人已经悟出了道理:真正掌握互联网命运的,不是华尔街,而是自己。

  

  第八章 并购案预示产业活跃度

   1995年8月9日,网景公司的上市宣告了互联网新经济的开始,纳斯达克(NASDAQ)几乎成为了.COM公司的终极目标,全世界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登陆纳市。当1998年12月1日,四通利方同样怀着这样的目标宣布并购华渊资讯、成立新浪网时,国外媒体在报道中几乎都颠倒了并购双方的位置,因为他们不认为一家中关村软件公司有能力收购北美 最大的华人网站。但这无关宏旨,重要的是,并购作为一种资本运作手段,在中国的互联网产业中,正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互联网十年,弹指一挥间,2000年以前疯狂成长;2000至2002年间年谷底徘徊;2003年至今,强力反弹,可谓跌宕起伏,而以并购为主要形式的资本运作也随着整个产业进程,时兴时衰。

   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并购或许可以追溯到1996年10月,其时,在美国以AOL为代表的ISP概念如日中天,北京瀛海威“中国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1500米”的广告也是如此振奋人心,中国兴发集团注资瀛海威,成为最大股东。但是不到2年,ISP概念不再流行,眼看赢利无望,1998年6月,兴发集团利用股权迫使瀛海威创始人张树新出走,引起不小震动。

   1997年7月,在.COM热潮中,号称中国概念第一股的中华网上市,股价飙升。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在2000年3月达到历史最高点5132点,此时中华网股价约为300美元,市值约50亿美元,一时风光无限。但纳指随后一泻千里,狂跌不止,2000年4月至7月间,新浪、网易、搜狐分别登陆纳斯达克,所有的媒体都使用了同一个词:“流血上市”。

   即使如此,在中国,新的互联网公司仍然在出现,并购的脚步也并没有完全停止。2000年年中,李嘉诚投资的TOM在线正式推出。9月1日,TOM在线2000万美元收购鲨威体坛,此后传出李嘉诚多次将鲨威体坛的卖价压低,陆小虎、戴夫瑞等创业者无可奈何的消息;9月5日TOM在线以4800万美元从网易手中收购163电子邮箱,跻身门户之列; 10月14日,搜狐以3000万美元收购chinaren.com。但此时,所有人都明白,互联网泡沫已经破灭,好时光过去了。卖掉的比起那些死掉的,要幸运得多。

   2001年4月4日,纳指跌至谷底1619点,大大小小的互联网企业在寒冬中苦苦挣扎,很多企业就此死亡。值得注意的是,外资的身影在这个时候开始在中国互联网界若隐若现。2001年6月,就在联想与AOL成立合资公司时,南非的MIH传媒集团已经悄悄地收购了腾讯47.5%的股份;2002年3月,eBay收购易趣网33%的股份,并最终于2003年6月,追加1.5亿美元完成控股。并购手段对于急需在中国市场上扩张的国外互联网巨头来说,可谓是常规武器。而一些中国的创业者在创业伊始,就几乎在全盘拷贝国外同类公司,构筑自己的商业模式,目标就是等着被外资收购。

   然而,到2002年下半年,中国互联网产业逐渐走出阴霾,很大程度上,却是因为出现了一个意外的金矿——短信。短信,让一直免费的互联网企业第一次收到了来自用户的收入,无线技术提供商们顿时成为并购的抢手货。2003至2004年,门户网站纷纷出手收购SP,抢占市场。2003年1月,新浪2300万美元收购讯龙;2003年9月,TOM在线1.33亿美元收购雷霆无极;2003年4月,中华网旗下的香港网5500万美元收购掌中万维;2004年2月,新浪以最高1.25亿美元的代价收购Crillion;2004年6月,搜狐1800万美元收购GOODFEEL,这些并购对门户来说至关重要,至今无线业务仍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收购也成为已经生存下来的早期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向多元化的助推器。

   2003年,盛大凭一款《传奇》迅速崛起,网络游戏也成为最赚钱的产业,盛大随即开始展开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将风林火山、数位红、浩方、边锋、ZONA、起点中文、Actoz等一系列公司收归麾下,并宣布转向互动娱乐,相比之前互联网公司零散的收购行为,陈天桥的战略更清晰,更有想象力,也更野心勃勃。而搜狐在并购了17173、焦点房地产网、Goodfeel,加上Chinaren和Go2map之后,即宣称自己为门户矩阵。

   没有人会拒绝中国互联网巨大市场的诱惑,国际巨头们不甘充当看客,但直接开拓市场显然成本过高,并且风险太大,最有效的手段自然是并购。而此时值得收购的对象,都已经具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和稳定的收入,收购行为也变得更为理性。

   2003年11月,雅虎以1.2亿美元收购3721;2004年6月,日本网络零售商乐天1亿美元收购携程网21.6%的股份;2004年7月,在线旅游网络公司IAC以6000万美元收购e龙30%的股份;2004年8月,亚马逊7500万美元收购卓越网;2004年10月, CNET集团1600万美元收购中关村在线和蜂鸟网,搜索巨头Google曾想通过收购百度实现本地化,不过最后并未成功。

   2005年的并购大戏,以盛大突袭收购新浪19.5%的股权为开始,而阿里巴巴与雅虎中国金额达10亿美元的合并,则肯定还不是结束。且不说三大门户之间彼此并购的消息已经传了许多遍,在第二波互联网创业热潮出现的诸多新兴企业中,并购的故事肯定也少不了。

   谁会成为下一次中国互联网企业并购案的主角?答案,相信人们不会等太久。


 

  评论这张
 
阅读(50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